喜欢本站请将 转发给您的好友  |  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本站  | 永久地址发布页
热门TAG: 快播电影网站大全,苹果电影院,97sese网-美腿-偷拍--
您的位置:

首页  »  古典武侠  »  大小罗天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大小罗天

大小罗天(一)

暮春三月,江南已是草长莺飞的季节,但藏北却依旧是一片严寒,远山的积雪在阳光的照射下闪耀着刺目的光芒。背山屹立的古堡默默注视着喧腾的雅鲁藏布江,似乎正缅怀着当年的辉煌。三十年前,这里曾经是武林第一大帮--大小罗天的大本营,多少震荡江湖的决定就是从这里传出;而今天,却只馀下蔓草枯藤,满地荒凉。阴森的大殿里,一个年青人不知道已经跪了多久,三十馀个各色打扮的汉子默默的侍立在旁,宛如一群没有生命的石像。“师傅,弟子一定会重兴神教,为您讨还血债。”他慢慢的站起身,从怀中掏出一个破旧的布包,小心翼翼的打开,由於年代久远,上面的血迹已变成暗红色,但仍然触目惊心。一行行的名录在阴暗的大厅中似乎发出诡异的光芒,诉说着满腔怨毒。“天山~~戴其应~~”他的声音嘶哑而低沉,却在大厅中引起一阵轰鸣。远在天山的戴其应--天山剑派掌门人,号称“天下第八剑”的绝世高手,就在这一时刻,突然感到一阵莫名其妙的心悸,似乎一头凶猛的野兽正蹲在他的身边,静静的看着他。风吹开了破旧的门帘,把微弱的烛光投到这座破庙厢房的床上,也照亮了戴雨蓉那张苍白但绝丽的脸。外面传来的是一阵一阵肆无忌惮的狂笑,加杂着女子羞辱的呻吟,泪水顺着女孩白玉般的面庞滚落下来,她知道又有姐妹在受难,可是除了流泪,她只能听任一切的发生。如同待宰的羔羊,无助的仰躺在简陋的床上,甚至连擦掉眼泪都不可能,因为粗大的麻绳紧紧缚着她秀美倩细的双手,而且奇异的内力也紧锁着她所有的要穴。

大小罗天(二)

狂风把门帘彻底的卷了起来,雨蓉勉强抬起头,望着大殿上熊熊燃烧着的篝火。十几个或坐或卧的黑衣汉子当中,一条修长的身影正随着他们粗犷的歌声翩翩起舞。“二师姐。”尽管距离很远,雨蓉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平时严厉端异的二师姐°°申玉寒,平时一丝不苟的长发凌乱的披散在肩头,往日雪白的劲装上布满了血迹和污痕。曾经威风四射的双眸已经哭得红肿,却仍难掩秀丽。女孩赤裸着双足,晶莹修长的双腿也完全暴露无遗。实际上,她身上的衣衫仅仅能遮住少女的羞处,甚至连玉雪的胸部也半隐半现,反而更平添了几分诱惑。“脱,接着脱。”嘻笑声口哨声想成一片。玉寒的手慢慢伸向了腰间的丝带┅┅“不要,师姐。”雨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敬爱的师姐把洁白的胴体展现在这些人面前。白衣慢慢的滑落在肮脏的地上,如同一片凌落的花瓣。丰莹俏立的乳峰在篝火的映照下,发出尽乎绚目的光芒。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最後一件亵衣除下,全裸的少女在寒风中微颤着,等待着她悲惨的命运。雨蓉紧紧闭上了双目,可是泪水还是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玉寒并没有挣扎,因为她知道挣扎只会带来更大的羞辱,但是当一只陌生人的手攥住了自己敏感而娇艳的乳蕾,她还是下意识的想推开他,可是,那手却放肆的滑向女孩平润的小腹。“不┅┅”女孩发出小动物般的哀鸣。一双有力的大手环住了柔细的腰肢,抵在她丰隆的臀上。柔软的身子被放在坚硬而冰冷的地上,粗重的喘息渐渐逼近了玉寒敏感的肌肤。尽管闭着眼不忍在看,可是痛苦的呻吟还是清晰的传入雨蓉的耳中。“不,这一定是一场噩梦。”雨蓉虚弱的安慰自己。可是,一个冷酷而平静的声音打破了她微小的幻想∶“睁开眼,我要你知道你的第一个男人是谁。”

大小罗天(三)

“如果你不想看我,我就让别人看看你,像你二师姐一样。”雨蓉睁开了双眼,昏暗的烛光中,如同两粒流彩的宝石∶“你们是谁?你们对我师姐做了什麽?”一支强壮有力的臂膀揽住了她纤细的腰肢∶“来,我带你来看。”尽管两个人的脸几乎贴在了一起,可是雨荣始终无法看清这个男人的面容,彷佛一层薄薄的轻沙笼罩着他,只有一双眼睛似乎有一种说不出的魔力,可以直接看穿女孩的灵魂。“你是谁?”雨蓉突然发现自己又可以开口说话了。“你是个美丽的女孩子。”大手轻轻地拂过她光洁的额头,雨蓉感到一阵晕眩。他的手直接伸到了女孩的股间,“不┅┅”冷风吹过雨蓉已赤裸的下体,他温暖的手覆盖在少女丰隆的羞埠上,巨大的羞辱让少女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当意识渐渐回到雨蓉的身上,她发现自己已经置身於破庙的大殿之中,而下体也穿上了一条纱裙。“看,你的姊妹们都在这儿。”男人的声音在雨蓉耳边响起。眼前的一切让女孩几乎忘了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里,听任他轻薄。“师姐,师妹。”泪水又一次不争气的滚落下来。遇袭被擒後一直没有见过面三个姊妹终於又聚在了一起,可惜是在这样一个悲惨的境地。=玉寒静静的仰躺在坚硬的地板上,任凭身上的男人把自己的双腿劈成一个钝角,举在半空中。曾经明亮的眼睛无神的凝视着大殿的穹顶,洁白的贝齿紧咬着红润的嘴唇,但仍有一声声微弱的喘息传出来。女孩的手攥着自己已经被撕成碎片的亵裤,无力的挥动着。曾经是少女最神秘的娇乳完全暴露无遗,莹白如雪的肌肤上,那胭红的两点仍然挺立着,随着身上男子的冲击微微颤动。由於双腿被举在空中,女孩整个丰莹的臀部也暴露在火光下,配着修长的玉腿,纤细的足踝,足以让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血脉贲张。=而她们的小师妹,年方十八的萧玉琴--正跪在一个黑衣汉子的身下,作着平时连做梦也想不到的动作。由於长着一张可爱的苹果脸,又年记最小,平日里玉琴总是得到师姐师哥们许多额外的照顾,可是今天,再也没有人能照顾她了。因为背对着雨蓉,雨蓉可以清楚的看到琴儿白细的脊背上几道触目惊心的鞭痕,一直延伸到臀部。女孩的手仍被反绑在身後,并不是怕她反抗,实际上,经过长时间的蹂躏,女孩早已经没有了反抗的意识。只不过,她正在作的事,并不需要手的帮忙,只要用嘴就足够了。

大小罗天(四)

那汉子猛然发出一声低吼,爆炸在女孩温暖而湿润的口腔中。玉琴从鼻子里发出几声娇哼,温顺的继续舔舐着,因为头部的动作,长及腰际的秀发微微荡漾着,即使从後面看上去,也是一副赏心悦目的风景。“戴老儿武功实在是稀松平常,不过挑徒弟的眼光确实不错。这两个小妞儿功夫真是不错,夹得可真紧┅┅”一阵狂野的笑声在大殿里回荡┅┅“过来,让你师姐好好的看看你。”尽管大笑声,窗外的风声在屋内响成一片,但是他不急不缓的声音还是清晰的传到女孩的耳中。玉琴乖乖的站起身,也许是跪了太久的缘故,她的双腿微微颤抖着。女孩缓缓地转过身,苍白的玉颜在火光下显得憔悴而惹人爱怜。玉琴慢慢挪到雨蓉的面前∶“五师姐┅┅”自被俘後,姊妹两人第一次面对面站在了一起。雨蓉望着师妹赤裸的胴体,心里抽痛着。往日那双充满笑意的杏眼现在噙着泪,凌乱的青丝批散在额头上。一行污渍顺着女孩的嘴角流下来直挂到小巧的下巴上。白色的溶液弄得少女的素胸一片狼藉,娇嫩的肌肤上布满了青紫的手印,乳头红肿着。“让你师姐看看下边。”“不要┅┅”女孩小声哀求着,但是却顺从的做在雨蓉面前的矮上,把双股蜷起,向两边分开。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尽管身为女子,雨蓉平生第一次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年青女性的羞处。巨大的冲击和耻辱使她几乎晕了过去,她唯一所能做的,就是呆呆的凝视着眼前这朵凄艳而淫靡的花蕊,在饱经风雨後,无奈的绽开着。尽管年方及笈,玉琴已经完全的成熟了。丰隆的羞部微微的坟起,茂密的耻毛在雪白的肌肤映衬下越发显得黑如墨玉。在双股的根部,斑斑点点的血迹已变成了暗褐色,记录着少女刚刚失去的贞节。饱经蹂躏的私处一片狼藉。娇嫩的私瓣半露在体外,上面还挂着几点爱液,随着女孩的喘息蠕动着。因为红肿而微敞着的蜜穴仍是娇艳的妃红色,湿渌渌的丝毫也没有因为蹂躏而残败微张的蜜径下,女孩纤细的菊蕾也是一片红肿,很显然,他们并没有放过少女身上每一个可以享乐的地方。“好不好看?”他的声音在雨蓉耳边响起。“不┅┅”“来,摸摸看┅┅”他的手把雨蓉的小手按在琴儿的小腹上。“不要┅┅”雨蓉想挣扎。“要不要让你师妹摸你?她一定不会说‘不要’。”“师姐,你摸好了┅┅”琴儿轻轻抬起头。雨蓉柔软的小手终於落她的私处,第一次接触到另一个女子的密处,雨蓉忍不住喘息起来┅┅指尖带来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让女孩害怕又迷茫┅┅

大小罗天(五)

尽管琴儿周身的肌肤光洁而细腻,摸上去有一种滑不留手的感觉,但她私地的手感却回然不同,柔涩而极富弹性的质感让同是身为女子的雨蓉也情不自禁的砰然心动。雨蓉的指尖小心翼翼的拂过琴儿纠缠在一起的耻毛,轻轻拂按着女孩的会阴。“用一点力┅┅”他的声音仍然是那麽的平静而冷酷,似乎眼前的一片漪旎风光一点也不曾让他激动。雨蓉的手指笨拙的落在琴儿的玉户上┅┅“琴儿,你师姐不知道怎麽做,你教教她┅┅”“嗯,蓉姐,┅┅请你┅┅你┅┅在妹子的玉门穴上一分,那里多用力一点那是我们女孩子最敏感的地方。啊┅┅手指也可以进到小妹的里面┅┅啊┅┅嗯┅┅不要揪┅┅後面也可以┅┅”在琴儿迷乱的娇喘声中,雨蓉自己的呼吸也渐渐急促起来。她的手开始放肆的掠夺着师妹的禁地。她修长的手指缓缓没入了琴儿饱经风雨的秘径,滑腻而润湿的花瓣紧紧的收缩着,丝毫没有因几天来的粗暴而显得松弛。雨蓉的指尖按在琴儿敏感的情豆上,摩挲着,同时慢慢抽动在琴儿体内的手指。几天来,琴儿第一次受到如此温柔的抚摸,她情不自禁的挺耸起纤腰,把整个下体暴露在雨蓉的面前。雨蓉的手指开始一点一点挤进琴儿小巧玲珑的菊蕾┅┅琴儿低回的喘息变成了高声的呻吟┅┅雨蓉听出了里面的欲望和快乐,所以她毫不犹豫的把整根手指插了进去。“嗯,师姐┅┅”随着女孩手指的动作,琴儿的柳腰迎合着,小手慢慢滑上了自己的胸膛,落在那嫣红的两点上┅┅一只大手突然伸过来,攥住了雨蓉的手腕,把女孩的手拉离了琴儿的羞处。“不要┅┅”琴儿娇喘着,半仰起头。“自己接着做!”他把雨蓉的手举到她面前,手指已被琴儿的爱液沾满了∶“张开嘴┅┅”“你要干什麽?”雨蓉微弱的小声抗议着,但还是微微把樱唇张开了一线。他把女孩自己的手指塞进了雨蓉的口中,“师妹的爱液滋味如何?”他笑着戏弄的问。“你┅┅无耻。”雨蓉的泪又淌下来。“看看你鼎鼎大名的师姊妹,谁更无耻一些?”他笑着指指眼前的琴儿。女孩的一只小手正揉弄着自己挺立的乳头,另一只手在自己的下体抽动着。“雪山银燕--萧玉琴,真是名不虚传,果然淫得可以┅┅”他捏住雨蓉的秀靥,又强迫她把头转向正坐在一个黑衣汉子身上的申玉寒。“玉女追魂--申玉寒,也是货真价实,‘欲’望不凡┅┅”他的冷笑让雨蓉的心刺痛着。“你看到了,她们只不过每人服了一颗芙蓉泪,就是这样子┅┅”他的声音又一次变得冰冷∶“如果你不想像她们,被卖到妓院接客,就乖乖的听话┅┅”“不要┅┅”女孩的呜咽丝毫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胸衣的纽扣被慢慢的解开了,丝织的亵衣飘落在肮脏的地板上,他铁钳般的大手揽住了雨蓉的膝弯,把女孩修长的玉腿分向两边

大小罗天(六)

“不,你放手┅┅”雨蓉无力的捶打着他的双臂,可是他的手确像铁铸的一样,纹丝不动。女孩显然意识到了自己的无能为力,她的手缓缓的垂落下来,彻底放弃了挣扎。长裙掀起,女孩的裸足最先暴露在火光下。纤细的足踝,小巧玲珑的足趾因羞辱而紧张的并在一起。接着,一段修长的小腿也暴露了出来,而後是,浑圆的膝、丰腴的大腿,那令人目眩的雪白,和尽头那从神秘的黑色┅┅他的动作缓慢而优雅,丝毫也不粗暴,但却不容抗拒,慢到可以让雨蓉感到一寸一寸肌肤暴露在空气中的颤栗┅┅很快,女孩的身上除了腕上的一对玉镯,已经一丝不挂,他的手放肆的按在处女挺拔的乳峰上。细腻而富有弹性的肌理开始慢慢点燃他的欲火,在外来的刺激下,女孩的乳蕾悄悄挺立起来┅┅羞辱,愤怒,乳尖传来的难以名状的快感让雨蓉的意识开始模糊┅┅他的手滑过少女平坦的小腹,来到雨蓉十八年来从未曾被男人侵犯过的禁地。“求求你,放过我┅┅”女孩极力蠕动着,想躲开他的大手,可是,她楚楚可怜的哀求只能让他越发的兴奋。他的手指如同几条灵巧而残忍的蛇,爬过雨蓉长而柔软的耻毛,准确的落在少女最敏感的情豆上┅┅他的指尖彷佛有火,燃烧着女孩脆弱的神经┅┅女孩灵魂深处的情欲被他代有魔力的手指一点一点唤醒了,一种奇异的颤抖慢慢弥漫开来┅┅“为什麽?”雨蓉虚弱的想∶“我为什麽会这麽┅┅”但是快感仍然一点一点地蚕食着女性的矜持,呻吟在女孩的喉中回旋,雨蓉不得不紧紧咬住红润的嘴唇┅┅她不知道的是,他现在正在用的是魔教阴阳六大神功之一的销魂指。即使久经风月的欢场女子也难以抵挡,何况她一个情窦已开的少女?“啊┅┅”若有若无的呻吟终於从与雨蓉的樱口中传出来。他手指的动作由舒缓变的激烈,肆无忌惮的抠弄着女孩情缝的上方和两侧丰嫩的羞唇。当他的手指猛然间插入雨蓉紧小的菊穴,女孩终於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娇吟┅┅这声呻吟彻底粉碎了雨蓉残存的反抗意识,可怜这个玉洁冰清的少女终究落在了他的掌中┅┅“你的阴毛很漂亮,以後要一直露在外面,知道吗?”他丝毫不理会女孩的哀鸣,中指继续向雨蓉的後庭深入。“嗯┅┅”女孩试图扭动一下雪臀以躲开他的侵袭,但是他另一只手紧紧攥住女孩下体的茸毛,让她不敢随便挪动,只能默默忍受着菊蕾内他手指的折磨。经过最初的慌乱和不适,已经放弃挣扎的雨蓉悲哀的发现自己已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快感逐渐淹没了她的意识┅┅逐渐涌出的爱液暴露了女孩的秘密,他的手熟练而准确无误的在女孩最敏感的突起上抚摸着。“不┅┅不┅┅”雨蓉羞耻的喘息着,却无力阻止自己身体的反应,液体终於流出了女孩的体外。他突然停止了手的动作,雨蓉忍不住低低呻吟了一声。尽管四肢已经恢复了自由,但女孩却彷佛连一丝力气也没有了,任凭自己的双股大张,整个私处展现在大庭广众之下。“跪下,把手放在身後┅┅”雨蓉默默的站起身,在他面前跪下,他随手拾起女孩的裙带,把她的双手捆在身後,攥着女孩长发的手将女孩的头引向他的胯下┅┅泪眼模糊中,女孩的红唇微微张开了,他的巨大和坚硬顿时充满了女孩口腔内狭小的空间,女孩柔软的舌开始笨拙的动作。他满意的轻抚着女孩的清丝,示意她前後的移动。雨蓉从鼻子里发出几声断断续续的抽泣,生硬的吮吸着。他满意的长长出了一口气,尽管女孩的动作实在很笨拙,但女孩温暖的樱口还是让他感到兴奋,更何况一想到在胯下的并非普通的妓女,而是天山掌门的独生爱女--在一般武林人士心目中高不可攀的“飞雪仙子”戴雨蓉,他冷酷的脸上也不禁露出一丝笑意。他缓缓地离开了雨蓉口舌的服侍∶“今天我不会要你,我会在天山你的闺房中,当着你父亲的面好好教教你的。”自从十天前遇袭,雨蓉与戴其应失散後,第一次听到父亲的消息,她忍不住问∶“你们把我爹怎麽了?”“放心,他还活着。只要你听话,他还会活很久┅┅”终於又会到了天山,雨蓉觉得一切彷佛一场噩梦,十天前,自己还是天之娇女,而天山派也还是一片兴旺,可仅仅十天以後,天山上一切依旧,听雪轩前的雪莲仍在绽放,物是,可人呢?人已全非┅┅拂去铜镜上的灰尘,雨蓉望着镜中的丽影,镜子中的人却是那麽的陌生┅┅

大小罗天(七)

十天来,雨蓉已经习惯了赤裸着胴体,可是第一次亲眼看到自己的模样,仅存的一丝羞涩还是让女孩绯红了双靥。“小姐,是沐浴更衣的时辰了┅┅”琴儿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来。“是,进来吧。”雨蓉转过身,看着玉琴和玉寒把各种器具搬进来∶“别叫我小姐┅┅我们还是师姐妹相称的好┅┅”“琴儿不敢┅┅”女孩轻轻摇摇头∶“小姐以後是教主少爷的人了,琴儿只是个侍候的下人┅┅少爷吩咐不许┅┅”雨蓉只好叹了口气,不再说什麽了。“小姐,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少爷吩咐要弄乾净些,还要┅┅有情趣,”玉寒小声接道∶“请你忍耐些。”“是,”雨蓉柔顺的把双手放在背後∶“要不要捆上?”“不要了,玉寒姐。”雨蓉终於忍不住开始哀求,汗水顺着她秀丽的额头滚落下来,但是被紧紧捆住的身体让她只能无助的扭动。“对不起,小姐。”玉寒只能爱莫能助的摸摸雨蓉粉颊∶“再忍一会┅┅”一股冰冷的液体又注进了雨蓉的菊蕾,雨蓉下意识的收集了小腹。“放松┅┅”玉寒的手指在女孩的会阴处抚按着,“嗯┅┅啊┅┅”雨蓉又一次开始倾泻┅┅半个时辰以後,几乎虚脱的雨蓉终於被松开了双手,洁白的丝巾仔细的擦拭过女孩每一寸的肌肤,沐浴後少女特有的馨香弥漫在雨蓉的闺房中。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两抹胭脂,一点口红,顿时让女孩的脸孔亮丽起来。如云的秀发盘成高高的云髻,斜插一只微摇的凤钗,一串珍珠耳环挂在小巧玲珑的耳珠上,女孩看起来彷佛天上的仙子误落凡尘。而这仙子却又一丝不挂的把玲珑剔透的玉体完全暴露┅┅强烈的对比更增添了一种令人心悸的魅力。一条拇指粗细的铁练,一头系在雨蓉修长的玉颈上,另一头系在床脚。那是一张宽大而柔软的床,洁白的床面一尘不泄。女孩跪坐在床前的地板上,静静等待着自己的命运┅┅天山飞雪堂,他端坐在中央的红木扶椅上,望着远山起伏的轮廓。尽管举手间就灭了武林八大剑派之一的天山派,可是他的脸仍然如大理石雕成的一般,丝毫没有一丝的喜色。“下一步该怎麽做,各位有什麽高见?”十二个坐在他的两侧的黑衣人中,一个俊朗的年轻人首先站了起来∶“武林名门,不过尔尔,我看我们现在的实力,足以横扫中原。”他微微一笑∶“我们现在比先师在位的时候如何?”“不如┅┅”那年轻人回答。“你天刀孟星晨比当年的左使独孤傲又如何?”“在他刀下,我只能接三十七招┅┅”“以先师的高强武功,又有如此得力的兄弟,最後仍被暗算,你可知道为什麽?”“属下不知,请少爷指点。”“因为敌暗我明,树大招风┅┅”“所以,少主现在还不准备大张旗鼓的进攻中原。”旁边一个相貌清瘦的老者接道。“不错,”他点点头∶“诸葛先生有什麽意见?”发话的老者正是当年大小罗天中八大护教天龙之一--百窍天龙诸葛天谋。他慢慢梳理着自己已花白的胡须∶“先平定根本,再暗取中原。”“天山,昆仑两派唇齿相依,我们灭了天山,下一步应当解决了昆仑。”“老衲身为藏教护教法王,青藏一带的藏民必无叛逆之心,一旦解决了昆仑派,整个青藏则稳如泰山了。”一个光头的老者点头应和着。“好主意,”他终於露出了一丝笑意∶“不过不着急,青海星宿观的云即正要和昆仑交手,等他们打累了,我们再去不迟,三天後,分批赶往昆仑坐忘峰,注意行踪,等他们打完了┅┅”他似乎自言自语的说道∶“星宿昆仑相争,四川峨嵋,青城又和金沙帮交恶,这正是我们扩张的好机会,师傅,请你在天之灵保佑,让我把神教重兴,为你报仇。”走出大堂,尽管已是暮春,深夜的山风还是如刀割。无月无星,只有一点微弱的烛光从雨蓉的闺房窗中透出来,似乎在提醒他,佳人还在等着┅┅推开房门,一股少女特有的幽香顿时弥漫开来。藉着红烛摇烨的微光,眼前的一切让饱经花丛的他竟然感到一阵心跳┅┅(待续)